你是格子间一条虫么?

最近看了《读者》上一篇文章《格子间,一条虫》,说我们很多人都是生活在格子间的虫,家的房子是格子,上班的办公室是格子,在不同的生活空间穿梭,就像一条虫在不同的格子里匆忙“爬行”,电脑,电话,电子邮件,短信充满着我们的每一个生活格子,更恐怖是:

两年前,伦敦大学的精神病学机构做了一项“办公室虫生活”的调查,结果发现:被电话、电子邮件、短信所干扰的格子间打工族,脑功能所受到的不良影响,甚至高过吸大麻的人,智商明显下降。如果说吸大麻,智商下降4个点,格子间生活的英国人下降了10个点。

狂晕ing,这办公室白领感情也不是那么风光,居然没想到会比吸毒的人智商下降更快。虽然,对这个调查结果我持怀疑态度,但我想天天困在格子里人,也许把自己身体“格子”里的心灵给封闭了,没及时给“心灵”打扫打扫,心会变得比较迟钝。生活在节奏很快的当下,我们需要给内心一点孤独的思考时间,我们缺的不是热闹和忙碌,缺少的不是和他人在一起的时间,缺的是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,缺的是安静的孤独,缺的是和自己心灵对话的安静时光。比如,每天给自己1小时来看书,每天给自己30分钟来思考,或者啥也不干静静躺躺。不要用热闹和忙碌“填满”自己,我们需要孤独的思考,需要花时间来务虚;我们需要无聊的孤独时光,来和心灵对话。

无聊时光,就让它无聊吧,别为了逃避无聊用更无聊的热闹来替代无聊。孤独时光,就让它孤独吧,在孤独中让自己的内心好好休整。

延伸阅读:格子间,一条虫
在我毕业后出入实验室的时候,我的同龄人已有不少出入于国内的写字楼。确切地说,他们穿过那些层高显赫的写字楼大堂,进入摩肩接踵的电梯,走向属于自己的格子间,那里的面积常只有两三平米。我后来有一同事,自我解嘲说:幸好这两三平米与四五平米无甚区别,她的理由是——“因为它们不写入我的房产证。”

当我在实验室来回穿梭时,邻座好友的老公正在费城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。据她传说,在那栋写字楼里,每天都有上亿美金的交易在发生着。有时是得到,偶尔是失去。她老公,就是其中一位负责编写上亿美金交易程序的金融高手,曾经的国内顶级奥数选手,现在的拥有一个格子间的打工仔。只不过,他的格子间平米数,比我的同龄人多一些。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也不是一只,而是更多——四只。

我们周末在他家的大后院玩、吃葡萄,作宏大状,聊七十年代生中国人的生活状态,那时对国内流行的“白领”一词,少见多怪地感觉别扭而好玩。我说我出国前认识一听音乐的朋友,他从北京建国门国际大厦徐徐走出来,手里拎着一袋CD的样子,很白领。好友老公建议我去录像店租一盘叫做office space的电影录像,说他的同事们都很喜欢,“逗极了”。我租来一看,原来是我一点儿都不熟悉的办公室生活,可能也是我那音乐朋友从国际大厦走出来之前的真实生活。中文里则把这部电影的片名译成《上班一条虫》,读起来倒是很有几份北京人的自嘲。

总有一天,长大意味着就是坐进格子间。在我的面前,也一天到晚地摆着一台电脑,我也身居在一个几平米的格子间里,为稻粱谋。每一天,我也穿过层高看上去显赫得很的写字楼大堂,进入摩肩接踵的电梯,走向属于自己的格子间,坐稳,摁下“开机”按钮。在那里,几盆吊兰吸着装修后的不良空气,几根竹子扎根在水里,从枝心串出来的嫩绿展示着生活的希望所在。我左手边是手机,右手握的是鼠标,再右手边是电话。我眼睛看着屏幕,时不时的邮件、电话穿插进来,它们有的会掀起一阵一阵小小的涟漪,随即又恢复如初。如此经年,我们不少人将在经过“微软”式模仿的格子间,度过大半的青春和中年,直到少数的直达总监,有幸迎来进入独间办公室的那一天。可那里的生活,终究和坐在格子间有什么区别呢?依旧左手边是手机,右手握的是鼠标,眼睛看着屏幕。依旧是平米数不会写进房产证。还是有区别的,坐在独间里,心术要高,起码要保护自己,避免伤害。

两年前,伦敦大学的精神病学机构做了一项“办公室虫生活”的调查,结果发现:被电话、电子邮件、短信所干扰的格子间打工族,脑功能所受到的不良影响,甚至高过吸大麻的人,智商明显下降。如果说吸大麻,智商下降4个点,格子间生活的英国人下降了10个点。

所以,在一本叫做《幸福的方法》的书中这么说,现代人花太多的时间在电脑上,每隔几分钟就检查电子邮箱,这实际上会严重影响工作效率和创造性,最终会影响我们的心情。不如这样,去设定一些“无电话”或者是“无会议”的时间段,以更专心地去做眼前的事,以获得更多幸福感。

有一些人对这结果颇不以为然,比如那些心高气傲、习惯多项任务同时进行、喜欢快速沟通的斯坦福大学生们。还有些人,是这么想的,要是左首手机、右手鼠标、面前屏幕的格子间生活倒也平平安安,怕就怕不经意间,一场办公室风暴袭来,而不自知。如果有一天,突然被唤,从格子间走向了通往老板办公室的狭长走廊,不知前面等待自己的是什么,这样对脑功能的伤害好像更可怖。好在,除了《办公室一条虫》外,《成为约翰·马尔科维奇》(Being John Malkovich)这部电影倒是让格子间变得不平常起来。电影里,男主角在找资料时,在办公室的文件柜后发现了一条黑黢黢的通道,探身进去后,却发现这是进入著名演员约翰·马尔科维奇心灵的入口。那只格子间的虫的生活,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。

本文地址://www.watch-life.net/life-thinking/i-am-item-insect.html

你可能也会喜欢以下文章:

你是格子间一条虫么?》上有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